<tt id="jigb3"><tbody id="jigb3"></tbody></tt><rt id="jigb3"><optgroup id="jigb3"></optgroup></rt><tt id="jigb3"><noscript id="jigb3"></noscript></tt>
    <source id="jigb3"></source>
      <source id="jigb3"></source>
            <s id="jigb3"></s>

          <cite id="jigb3"><li id="jigb3"></li></cite>
        1. 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經濟科技>>創新創業
          僑說——我的創業故事
          姚力軍:用中國心智造“中國芯”
          2020年12月30日10:05  來源:中國僑聯

          1967年出生的姚力軍,擁有哈爾濱工業大學工學、日本廣島大學工學雙博士學位,是寧波江豐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技術官,同時也是全球掌握集成電路制造用超高純金屬材料及濺射靶材核心技術的著名專家之一。

          2005年,姚力軍帶領團隊回國創立“江豐電子”,致力于超大規模集成電路芯片制造用超高純度金屬材料及濺射靶材的研發生產,填補了國內的多項技術空白,打破了美、日國際跨國公司的壟斷格局。2017年6月15日,“江豐電子”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掛牌上市。

          姚力軍先后榮獲“十一五”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突出貢獻獎、“十一五”國家科技計劃執行突出貢獻獎、中國僑界貢獻獎、寧波杰出人才獎等30余項重要榮譽和獎勵。

          潛心科研,立志報國

          2005年8月1日,在寧波港鎮海碼頭,姚力軍迎接從日本運來的20個集裝箱和1個散貨船的設備。這些是他花費了幾乎全部的積蓄從國外購置的。

          在很多人看來,姚力軍放棄國外優裕的生活環境和豐厚的待遇簡直是瘋了,但姚力軍認為自己回國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大學時代,姚力軍組裝過計算機、賣過計算機,以此補貼自己的日;ㄤN。那時,他就有一個心結:這些計算機的主板、硬盤等關鍵部件,都是國外進口的,這些芯片為什么中國做不出來?為什么IBM、英特爾這些教科書上的明星企業都是國外的?從此,姚力軍有了一個無法抑制的念頭——到國外親眼看看,全世界最好的芯片到底是怎么做出來的,那些高端制造業是如何運作和管理的?

          1994年,已經獲得哈爾濱工業大學工學博士學位的姚力軍有了去“國外親眼看看”的機會,他申請到了日本文部省的獎學金,赴日本國立廣島大學攻讀第二個博士學位。在日本的十年間,姚力軍的勤奮被人津津樂道。讀博的那幾年,他幾乎每天凌晨兩點半才能結束實驗室的研究工作。憑借與生俱來的敏感和出色的能力,姚力軍不僅成為世界范圍內掌握超高純金屬材料及濺射靶材核心技術的專家之一,還成為全球500強霍尼韋爾公司大中華區的最高負責人。

          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奧成功。那個晚上,姚力軍徹夜無眠。好男兒,自當為國盡忠、為家盡孝。經過徹夜思考,姚力軍做出了一個影響他一生的決定——回國創業。

          姚力軍出國時的目標就很明確,那就是要把最先進的技術學習好、帶回來。他從出國之初就開始一系列準備:海外的歷練,包括學習技術、學習管理,結交人脈,熟悉上下游產業鏈……所以,姚力軍回國時不但帶了那么多專業設備,還請來了留美博士潘杰以及6名日本專家。

          生產出芯片關鍵材料

          超大規模集成電路又稱為“芯片”,在一個指甲蓋大小的芯片上要密布上萬米金屬導線,這些導線比頭發絲的千分之一還要細。作為芯片中超細金屬導線的關鍵材料,姚力軍研究生產的超高純金屬濺射靶材要求有極高的純度、極高的穩定性,當年只有美國和日本的幾家跨國公司可以生產,其生產技術一直受到美國和日本的壟斷控制。

          2005年,姚力軍在余姚市創立了寧波江豐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同年10月,第一塊靶材在“江豐電子”成功下線,填補了國內濺射靶材工藝的空白。2008年,一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開始蔓延,“江豐電子”也經歷了一場“生死劫”:公司的月銷售額跌至8萬元,而當時每個月的研發生產費用卻需數百萬元。屋漏偏逢連夜雨。競爭對手精準出擊了,幾家跨國公司相繼找上門來,向姚力軍提出收購意向,一家日本公司甚至把簽好字的收購合同放在了姚力軍面前。

          姚力軍心想,把公司賣出去,自己是可以實現財務自由了,而且可以成為人們認為的富翁,但中國卻少了一家立志讓芯片關鍵材料國產化的企業,中國在超高純金屬材料領域的短板依然沒有補上。懷揣一顆初心,姚力軍婉拒了所有意欲高額收購的企業。他告訴自己,超高純金屬濺射靶材是國家的重大需求,自己要耐得住寂寞,更不能怕挫折。

          轉眼到了年底,姚力軍又遇到了難題:供應商的貨款等著付,員工的年終獎和工資等著付,而公司的可用資金捉襟見肘。姚力軍開著車,整整3天沒有回公司,拼命在外借錢。終于,有人愿意幫助他了。那年年關前,他用借來的錢,給全體員工發了工資和年終獎。開年后,公司員工一個不落地重回工作崗位。更讓他欣喜的事,上班第一天,政府幫他落實了300萬元的貸款,讓公司的科研和生產回到正常軌道。之后,在政府部門的積極推介下,江豐電子又獲得5000萬元的風投資金,這為公司新的發展注入了活力。

          2009年,“江豐電子”開始向“中芯國際”供貨,產業化正式起步。其后數年間,“江豐電子”品質上乘、性能優良、價格實惠的靶材產品,越來越受到國內和國際芯片制造公司的首肯。如今,“江豐電子”產品不僅成功進入華虹華力、中芯國際等我國高端集成電路生產企業,還在國際先進生產線上得到驗證,銷售網絡覆蓋北美、歐洲、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地的250余家芯片企業。

          姚力軍和他的團隊用“十年磨一劍”的堅持奮斗,越過了馬拉松長跑一樣的極限,迎來了快速發展的春天。2017年6月15日,“江豐電子”正式登陸深交所創業板。這一天,姚力軍親手創辦、一手經營并培育長大的“江豐電子”進入了2.0時代。

          打造芯片智造的“中國高地”

          2014年,純度高達99.999%的超高純鈦在余姚投產,此舉又創造了多項第一:它不僅是中國第一爐“電子級低氧超高純鈦”,也是中國第一條低氧超高純鈦的產線,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能夠生產低氧超高純鈦的國家。

          超高純鈦是戰略性材料,廣泛應用于半導體、國防軍工、航空航天等領域,長期被美、日兩國的數家企業壟斷。超高純鈦產線的成功,證明了姚力軍“集聚資源抱團研發、構建超高純金屬、靶材全產業鏈”構想初獲成功。在相對集中的空間和時間里,人才資源、科研資源、設備資源的巧妙組合和集約利用,可以有效地提升研發速度、減低研發成本,助推“中國芯”需要的特殊材料的研發和量產。

          姚力軍有一個特殊的稱謂:寧波市引才“大使”。在成功開發超高純金屬濺射靶材的同時,姚力軍還抓住會議、洽談等各種機會,向與他接觸的海外高層次人才推介寧波的創業環境,吸引與他一樣有使命感的高層次人才回國創業,與他一起共同筑夢,在超高純金屬材料提純和濺射靶材領域,插上越來越多的五星紅旗。

          就這樣,姚力軍為寧波引進了超過50位高層次人才、30余個科研團隊,一批半導體新材料產業上下游以及橫向相關產業的專家迅速集聚,落戶寧波。

          與此同時,姚力軍開始了自己企業的戰略布局。2018年8月中旬,“江豐電子”首個海外工廠在馬來西亞投產;10月25日,“江豐電子”的全資子公司在日本東京開業;2019年,數家生產超高純金屬材料的分廠正在國內建造。姚力軍透露,他們團隊已經著手研發計算機存儲器國產化需要的核心材料,助力應對有可能發生的針對這一領域的技術封鎖。

          既仰望星空又腳踏實地的姚力軍對未來的發展滿懷信心,在他眼中,“中國制造”并不是廉價低質的衣服鞋襪的代名詞,他要讓“中國制造”在半導體領域有一個響徹世界的名字。姚力軍相信這是中國最好的時代,也是每一個中國人迎來精彩的芳華時代。他將繼續扎根于超高純金屬及濺射靶材領域,用火紅的中國心,“智”造純正的“中國芯”。

          (責編:邱王紫藤、徐玉涵)
          X
           
          思思RE热免费精品视频66,99久久99久久加热有精品,99国产这里有精品视频,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